牙龈破坏

轻吻他远山般的唇线

【洋卜洋】《蹒跚过人间》

#是刀子不够嗑还是最近糖太甜#

洋→凡预警

洋洋死了预警

无差,精神偏洋卜

————————

他俩之间的事儿,零零碎碎的勉勉强强捏着头儿掐着尾揉巴在一起也算不上能凑出个完整的故事。

李振洋第一次见卜凡是在中心医院三层与四层之间的楼梯间。他捏着化验单子低着头一边瞅一边上楼,上到三楼就被浓烈的烟味儿呛得嗓子眼儿痒痒,一抬头,嚯,挺大个儿一男的坐在楼梯上,脚边烟头都要堆成小山了。

男人身上是一套蹭得灰头土脸的西装,里头的白衬衫咧着一半掖着一半,还蹭的花里胡哨的红色,看上去像血。

李振洋抬头看他,男人没感觉似的继续低着头皱着眉抽烟。李振洋就没再多看那人一眼,皱着眉仔细瞅那张单子上一项看上去似乎有些异常的指标,微微侧身...

【洋卜】《红豆粥》

短暂出狱,怕手生了。

——————————

卜凡今天没去公园儿里喂猫,他发烧了,还挺严重,晚上下班儿开车回家的时候好几次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

他不是个爱生病的人,长得挺高正值壮年抵抗力也算是不错。这场病来得莫名其妙的,他也忘了去买药,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退烧药。

卜凡连外套都没脱,瘫坐在客厅地面上低低喘息。他有点儿烦躁,头脑昏昏沉沉,门口拎兜里还放着猫粮、水和罐头,他倒是没有力气爬起来再去给小孩儿们送餐。

他索性直接躺在地上,冬天的木质地板冰冰凉算是稍微缓解了发热带来的难受。西装外套的纽扣勒得他喘不上气,又抬不起手去解开。卜凡脑子里一片浆糊,心里乱七八糟就想着公...

1 28

外出培训,停更至过年。

【卜洋卜】《少年依然在》(7)

1.小凡我恨你是块木头。

2.这章字儿少,剧情需要。

3.可能有点岳卜味儿和洋岳洋味儿,本质还是卜洋卜。

4.外出培训,可能会停更至过年。

————————

卜凡和岳明辉相遇是个意外,但也不算意外。

那张照片被室友摆在他面前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你和李振洋处过对象?"

"啊?"

"照片都有,你还不承认?"

那是张老照片了。

照片里的卜凡比李振洋矮半个头,那是某年夏天他们一起出去玩的照片,拿摄像机的是李英超,意外抓拍了这张照片笑得眼睛都不见了,李振洋抢过相机举高了笑着逗卜凡说就要留下,卜凡跳着脚也够...

3 17

【卜洋卜】《少年依然在》(6)

1.我为什么这么高产,因为我就快外出培训停更了还没写到岳明辉出场发刀片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2.我真心想看喜欢小孩儿的小凡开心的样子。

————————

(6)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李振洋斜眼看看卜凡,"学校那边有点事儿,还得请开车送我回来的家伙吃顿饭,美国那边耽误的事儿也得处理一下。"

卜凡咬着下唇,心里越听越难受。

要是这边儿不出事儿,李振洋那边也不会耽误这么多了。

"小弟出事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李振洋拍拍卜凡的肩膀,心说这小孩好猜得很看着他那副表情就知道心里想了什么。

"嗯。"点点头,脸上的委屈还没散。

李振洋看看卜凡低着头...

3 20

【卜洋卜】《少年依然在》(5)

1.编的,编的,编的,细节抠不起

2.往后没大事儿了,都是鸡毛蒜皮

————————

(5)

李振洋接到的电话是从卜凡手机里打过来的,当时他正在和学姐谈隔天的晚会,摸出手机看见备注上那个小凡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

听筒里的声音让他眼前猛地转黑,除了抢救之外再也听不到别的词汇。

直到坐上回去的飞机李振洋还是没有完全接受李英超掉进河里目前正在抢救的事实。

他不知道卜凡现在情况如何,警察那边只告诉他正在昏迷但没有危险。他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唯一能跟他解释的人现在躺在医院不省人事。

李振洋把手机攥得紧紧的,接到消息之后学姐马上帮他找了最近的一班飞机,他飞了北京,提前联系了哥们儿开车...

1 19

【卜洋卜】《少年依然在》(4)

1.小凡怎么这么蠢。

2.真的不狗血,不,不,不狗血。

————————

(5)

李英超在客厅里不知道看什么娱乐节目笑得跟要断了气儿似的,卜凡在厨房里切辣椒,一边切一边叹气。

实际上他这周课也就补完了该放假了,学校一贯是能补一天绝不落下半天的,放了假留给他们准备过年也只有一周的时间。

听李英超刚才说是要在这住“一阵儿”,那意思好像年都不回家过了似的。

卜凡心里着急,又不知道自己能咋办。他想给李妈妈打个电话,又不知道该说啥能说啥。李妈妈要是哭了他也不知道该咋安慰,毕竟他也没碰见过这事儿。

他刚才又给李振洋打了个电话,果不其然已经关机。谁知道飞机现在在什么方位,反正是他联系不着的地...

3 26

【卜洋卜】《少年依然在》(2-3)

怕看完二会产生质疑,23一起发。

————————

(2)

卜凡凡对自己的态度和对李英超完全不一样,李振洋第十三次从隔壁把李英超抓回家吃饭的时候这么想着。

这小孩本来和李英超玩得好好的,一人一个手柄厮杀得惨烈,偏头看见李振洋抱着手臂靠在门口就瞬间僵了脸色,转过头看着屏幕连喊声都弱了十来码。

李英超虎得不行,一次都没看出来过不对。李振洋已经喊他大名催他回家,他还偏偏非要嚷着把这局打完。

结局不用猜也知道,是卜凡凡被平AKO。

李振洋挺会观察人情绪的。

他发觉卜凡凡不对劲,人前人后都不对。

这孩子在人前是挺爱笑的,话也不少,很快就能和人熟络起来。但是李振洋也发现,卜凡凡自己一个人...

4 29

【卜洋卜】《少年依然在》(1)

2019新年快乐。

我编的,跟现实情况啥关系没有。

————————

(1)

故事要从四年前的那个夏天讲起。

那时候在大舞台上走秀对李振洋来说还是绚丽多彩却遥不可及的梦,长到一米九也绝不在卜凡凡的未来规划里。那段岁月里少年上学的路上没有放着熏香的汽车,没有驾驶座上单手掌握方向盘的岳明辉,只有另一个喋喋不休的少年背着书包骑着单车与他打闹嬉笑,那个人是李英超。

说起那年的夏天,李振洋现在回忆起心头还是忍不住地窜上无奈与火气来。

简而言之令他耿耿于怀多年的事大概就是某个从青岛来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家弟弟突然转到李英超的学校,把李英超打了一顿,还被他亲妈护着入住他家隔壁。

李振洋虽说平...

6 23

他眉峰如剑,目若朗星,盈盈间又透出一股摄人的桃花浓情。他生就一副不凡的模样,面庞棱角分明,英气逼人。不做表情时严肃庄重,嘴角轻轻勾起时,唇尖勾勒出唇珠的形状,桃花眼随意一瞥,便凝起七分俊朗,三分媚态,又能勾了人的魂去。

他是浓墨重彩的牡丹投胎转世,将灵魂里的华贵隐就在忠贞与坚实之下。若是稍作打扮,点上朱砂,侧卧于高台之上,便定可倾城倾国。可他不是抚琴的伶女,不是笼中的雀儿,他是要在云尖飞舞的燕子,他是仗剑天涯的七尺男儿。

3 8
 
1 / 6

© 牙龈破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