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龈破坏

内脏腐烂,充斥丑陋躯壳的是满满的劣根性。

"请把你的歇斯底里藏好,别吓着亲人朋友。"
————我会藏好我的歇斯底里,展现给亲人朋友的都是柔软的微笑。

4

【马右增产计划】《Something Wrong》(900马,09/05)

】A
“我梦见我在同男人性交。”
rk900抬起头看向桌子对面的男人,额角的情绪灯短暂地闪烁了一下。他的病患也抬着脸看他,眉头微微蹙起,那双绿宝石一般的漂亮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
他对面的男人肤色是焦糖一般的棕褐,漂亮的脸棱角分明。rk900搜索到了这个男人的资料,并在三年前参与仿生人革命战争的名单里找到了他。
“这种事已经持续了……三年了。”
名叫马库斯的男人声音很柔软,与他资料里那些屠杀仿生人的记录不尽相符。软绿色的眸子里流转着温润的光泽,rk900开启的心理分析更加重了他对资料真实性的怀疑。
“您三年前参与过仿生人革命战争。”他阐述事实,静静地看着马库斯的眼睛。
“没错。”系统捕捉到马库斯回答问题时眼中...

3 59

一觉醒来像哭过一顿一样难受
真的不想醒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挽着曾祖母的手走上水泥路面,街上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上的活计向我们的方向看过来的那个时候。
仿佛我们刚刚从大宅门中走出,曾祖母的臂弯在我手里,她佝偻的身躯朝着的方向是曾祖长眠的方向。她裹过的小脚蹒跚,却稳稳地每一步都实实在在踏在地面上。
而我是最受宠的曾孙,最深切的爱都在我身上。
事实也如此罢。
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最真挚最真诚地爱着曾祖与曾祖母的人。
我有资格,在曾祖长眠的时候,攥着曾祖母的手,当她能够倚靠的支柱。
我在棺椁前流不出眼泪,我憎恶那群人虚假的刺耳的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在坟头下跪,心里愤恨难忍却又无能为力。
短短几天我瘦了五斤,最后上车回学校的时候对着曾祖母看着我的猛地红起来的眼眶和...

2 11

孙育才在二小教语文八年了。
他小女儿今年上小学,去的三小,为了这个妻还与他大吵了一架。孙育才说三小的教育资源更好,妻不信,她只觉着丈夫在的地儿就是最好的。
孙育才就叹气,说我是因为自己喜欢才在二小教书。
二小北边儿要新建个高档住宅楼,地基早就打好,没几天的功夫已经起来一半儿了。
工地里有个黑炭头,叫张明玉。
张明玉本人和他的名字差了十万八千里。个头不过一米六五,长得又黑又糙。张开嘴一口烟熏的大黄牙,只剩下人憨厚老实这点还算是没混得狗嫌。
有人就逗他,说老张谁给你起的名儿啊?
张明玉就笑,说是孙老师给起的。
这个孙老师,说的就是孙育才了。
这俩人都是二小的学生,还是同班同学。张明玉他爹他妈离婚各跑各的,孩子就丢给...

3

【all马】《飞越乌托邦/jericho》

他躺在冰冷僵硬的拆解台上,做着一个瑰丽的梦。梦里的他身披荆棘逆风而行,像个丢了信徒的圣主,终是变成了理想中的苦修者。

1.
他陷在一片黑暗里。
有东西抓着他的手脚,黑暗束缚了他的全身,他被裹在拘束服里,躺在病床上生根。
厚重的布料将他裹进沉沉的阴郁,只留下一双异色的眼睛。他能看清东西时像是慈悯的主,失去视觉的时候更像绝望的孤兽。
房间并不宽敞,并排的单薄病床与对面的墙壁仅有半米间隔。
于是疯子们便在那半米宽的狭小缝隙里狂舞。
2.
马库斯能看见东西的时间并不多。他像只裹在蛹的蛾,不同之处大概就是他永远不可能破茧而出化身为人,飞越这间疯人院。
他悲悯地注视着拥挤在一起挥动四肢的人类,直到光学组件停止工作。等他...

8 57

【900马】《Blinded By The Lights》

1.知道什么叫不知所云吗,看完这玩意我告诉你这他妈就是不知所云。
2.忙活动忙到不会写文。
3.活动排班使我心里不安,决定认真重写,这是废弃的原稿,很多地方删了所以很多东西解释不清,好好的900都写成800了。
4.脑壳子疼,不打角色tag了。

16 97

【康马】《holy dragon》

1.这两天忙到死气到死,连车都被搁置了。
2.早上打开文档发现自己都不知道咋写东西了,赶紧摸一摸复健(bushi)
3.学习金老师来个八百字小作文(等等)
4.群里说过和龙有关的梗,那就摸一下龙吧(x)

——————————
男人生来都是龙。
这句话出自底特律城中心那位巫女之口,康纳自听到这句话起直到生命结束都对它深信不疑。
他第一次见马库斯是在距城五百里的荒野之上。
破烂不堪的战场映入康纳眼帘的时候,那个男人刚好挥舞着长剑刺穿了巨龙的心脏。巨兽的身体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吼叫轰然倒塌,紧接着就被士兵们的欢呼所盖过。
康纳皱紧了眉头,棕色的眼睛被怒火烧成血红。他的手已经摸上腰间的佩剑,刚刚向着人群的方向踏出一步,...

14 95

【康马/900马】《Keep Me in Mind》(骑马大队深夜60分)

1.私设:自由女神卡拉领导人民,家政小妈马库斯。
2.仿生人革命人类胜利,一些仿生人幸存,包括马库斯。
3.骑马大队深夜六十分的蔡戈尼效应。
4.巨甜,放心食用。
5.梗来自电影《朗读者》。
6.题目依旧来自歌单,无意义。

——————————
康纳扶着墙壁摔进巷子的时候,大雨倾盆,呼啸着的暴风雨像是要把底特律淹没。
他全身发冷,四肢沉重得抬不起来,像是肌肉里都灌了铅,又像是骨头换成了棉花制的。头痛混杂着雨水浸透衣服勒紧了身体的窒息感,让他终于撑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底特律的大雨依旧毫不留情地往他身上打,衣服和身体间蹭过沙粒,像相扑尖锐的爪子搭在身上。康纳头脑一片昏沉,他觉得自己恐怕是回不去家了。
康纳不知道自...

【康马】《You don't know》(实心糖)

1.我喜欢无趣的成年人谈恋爱
2.昨天被刀捅死通宵赶出一块小甜饼,但是感觉好像只有我觉得这样的调调甜。
3.真的不会说情话。
4.日常取名在歌单里随便点一个,毫无意义只为高大上(bushi)
5.仿生人的60分在文档里,这个是为了缓解内心的疼痛
6.毫无逻辑可言。
7.没检查,肯定有问题。

——————————
马库斯坐在靠窗位置柔软的沙发里,无奈地看着对面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他顺着诺丝的视线瞟了眼外面霓虹闪烁的街道,已经在思考应酬之后回家该点哪种炸鸡。
侍应生端上诺丝点的饮品,女人道了谢谢,自顾自喝了起来。
"所以你在我车上补妆的意义何在?"马库斯皱着眉问她。诺丝松开吸管...

 
1 / 5

© 牙龈破坏 | Powered by LOFTER